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文章

经验:“捐赠”可能是进入美国名校的一条“捷径”

时间:2019-05-1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环旅投资移民论坛    责任编辑:张倍铭 - 小 + 大

经验:“捐赠”可能是进入美国名校的一条“捷径”

 

名校从不缺少仰慕者,其校友也不乏精英之士。不过,当进入名校的资格与捐赠扯上关系,人们对这些最高学府的态度便难免有些“暧昧”。

 

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网络

“维多利亚的秘密”掌舵人、亿万富翁莱斯·维克斯纳并不是哈佛大学的学生。但自从1989年开始向哈佛大学捐款后,这位毕业于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富豪就与哈佛扯上了关系。

过去几十年里,维克斯纳名下的基金会不间断地对哈佛进行捐赠,2013年,基金会将捐赠金额从不足百万美元提高至850万美元,也正是在那一年,维克斯纳的长子进入哈佛读书。在接下来的3年里,维克斯纳基金会陆续向哈佛捐赠了2600万、700万、1450万美元,他的另外3个孩子也在2014年、2015年、2017年成为哈佛的应届新生。

在入学竞争极激烈的常青藤盟校,即使出类拔萃的学生也可能遭到拒绝。但如果你的父母是这所大学的捐赠者,情况就会有所不同。维克斯纳家族便是一个生动的例子,在哈佛大学,有这样一个姓氏,你永远不会遭到拒绝。

维克斯纳的行为在亿万富翁中并不鲜见。捐赠与贿赂不同,亿万富翁们不必行违法之事,就可以让孩子进入顶级学府。在一些家族中,这样的入学“捷径”已经流传了几代。

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·库什纳就是这种“捷径”的受益者。媒体记者丹尼尔·戈登在其2006年的著作《入学价格》中首次披露其入学哈佛的秘闻——1998年,毕业于纽约大学的房地产大亨查尔斯·库什纳向哈佛大学捐赠了250万美元,为成绩远远低于哈佛要求的儿子铺平了求学之路。

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特朗普也于日前被揭露,在其子小特朗普、女儿伊万卡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就读前,这位亿万富翁曾向沃顿捐赠了至少150万美元。

很难确认,亿万富翁究竟在多大程度上通过财富为子女铺平了求学之路。可以肯定的是,顶级名校的确拥有数量庞大的富豪校友。

根据哈佛校报《哈佛深红报》的说法,该校招生办公室存在一份“院长利益清单”,几乎完全由捐赠最多的人组成,其子女被录取的几率远高于普通学生。而哈佛公布的2021届新生背景调查显示,该校教职工子女、校友子女和捐赠人子女的入学占比高达29%

曾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学生工作人员的布莱恩·沃尔什告诉美国“insider”网站,这种运作方式几乎存在于所有名校,“(捐赠)是个人所共知的秘密”。

“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。”教育咨询师曼德·海勒·阿德勒告诉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网站,“财富是申请名校诸多因素中最有影响力的因素之一。对竞争力较弱的求学者来说,捐赠显然是个降低入学门槛的方法。”

但这种方法并非万无一失。美联社称,如今的精英大学已非常富裕,并不会为了钱而对每一个有意捐赠的人敞开大门。仅哈佛大学过去一年的“收入”就高达220亿美元,几乎可以用“富可敌国”形容。即使在库什纳入学的1998年,学校的捐赠所得也有130亿美元,与之相比,其父老库什纳付出的250万美元不过是九牛一毛——不到其中的0.02%

“除了金钱,大学也在意学生的背景。”致力于研究教育不平等现象的世纪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理查德·卡伦伯格告诉《福布斯》,“名校手中握有稀缺的资源,这是人们渴望的。捐赠者也需要足够的实力,才能和名校进行资源互换。”

过去数年里,阿德勒为不少富翁的子女制定过升学计划,她坦言,在求学路上,钱的角色非常重要,但并非万能——虽然捐赠能为学生打开一扇门,但仍有不少荷包充裕的学生被名校拒之门外。“学校需要钱,但可能不需要你的钱。毕竟,学校不会出售入学资格”。

上一篇:留学生莫把日语学校错当捞金“敲门砖”

下一篇:加拿大留学生学费上涨 中国学生直呼读不起

环旅汇  | 罗马尼亚护照  | 巴哈马护照  | 马绍尔护照  | 美国护照  | 加拿大护照  | 法国护照  | 荷兰护照  | 济州岛护照  | 荷兰岛护照
希腊护照  | 圣基茨护照  | 西班牙护照  | 匈牙利护照  | 保加利亚护照 | 英国护照  | 欧盟护照  | 拉脱维亚护照  | 香港护照  | 新加坡护照
澳大利亚护照  | 保加利亚护照  | 斯洛文尼亚护照  | 格林纳达护照  | 安提瓜护照  | 多米尼克护照  | 洪都拉斯护照  | 危马基地护照
哥斯达尼加护照  | 葡萄牙护照办理  | 塞浦路斯护照  | 阿尔巴尼亚护照
沪ICP备09032576号 |  地址:环旅因私出入境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 |  电话:400-8803-888  |   护照办理 免责声明